施達赤腳行2018

「信.孩子」

受助者故事

權利是每個人都當擁有,不論階級、年紀、性別和學歷。根據聯合國《兒童權利公約》,兒童當享有生存、發展、接受保護、參與及發言的權利。

 

孟加拉:兒童教育‧不再童婚

Shilpi

失學、童工、早婚,是許多孟加拉貧窮少女(特別是被貶為「賤民階級」的女孩)的命運,彷彿是唯一的選擇。孟加拉的家庭一般都生養不少子女,要養活一家人已非易事,更不用說供子女上學讀書。因着重男輕女的文化,家中的女孩,尤其是較年長的姐姐,多成為失學的犧牲品。而當地嫁女須支付高昂嫁妝的習俗,更迫使貧困家庭盡早安排年幼女兒出嫁,以減輕家裏的經濟壓力。

 

Shilpi現年23歲。自從父親於2009年癌病過身,她的家庭經歷了艱巨的改變。單靠她的母親在田裏工作和當家傭所賺的工錢,根本不足以支持一家的生活,更遑論支付女兒們的教育開支。Shilpi的親戚和鄰舍曾建議她的母親安排Shilpi和姐姐結婚。對於他們來說,女孩受教育是沒有任何價值,結婚是唯一的出路。

 

感謝神!數年前,透過施達與夥伴World Concern Bangladesh(WCB)的社區參與和教育項目,Shilpi和姐姐分別獲安排擔任學前教師和私人補習導師。Shilpi母親感激道:「WCB為年輕人打開了希望之門,真的非常感恩。他們支持我的女兒繼續學業,並開展很好的職業。」Shilpi在WCM協助下,更準備申請入讀大學,希望將來成為一位宣教士。

 

另一個例子是現年16歲的Taslima。Taslima居住在孟加拉的貧民窟。施達的夥伴機構Sustainable Association for Taking Human Development Initiative (SATHI )在居民當中成立兒童小組、定期舉辦兒童論壇,幫助區內兒童和青年人認識自己所享有的權利,明白接受教育的重要。兒童小組或論壇亦會討論兒童受虐、輟學和被迫早婚等問題,教導他們如何保護自己,建立支援網絡。近年,夥伴更培訓資深的青年組員擔當同輩導師(peer educator),裝備他們在社區裏倡議維護兒童權利,Taslima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作為同輩導師並少女組組長,Taslima熱衷帶動同伴和家長關注兒童議題。但原來她也曾經面對早婚和輟學的威脅。在她13歲時(初中文憑試後),父母因着經濟負擔,欲安排她輟學結婚。Taslima得悉自己將會嫁給父母朋友的兒子時,立時大哭。當時Taslima已經參加了青年小組,於是向小組組員和居民組織領袖求助。後來,居民領袖為她申請社區兒童關愛基金的教育資助,減輕了父母的擔憂和壓力,讓Taslima可以繼續上學,亦不用提早出嫁。這事也激勵了Taslima成為同輩導師和組長。她說:「我的夢想是完成學業後找份好工,賺錢買屋,然後開放我的家,與人分享我學到的知識。」

 

夥伴SATHI感恩項目漸見成效,區內輟學率大幅減少,女孩能繼續上學亦減低了童婚的機會;同時亦喚醒社區正視兒童受虐和童工問題。施達和夥伴皆祈盼,我們的服侍能讓貧民窟小孩得享自身權利、價值和尊嚴,賦予他們希望改寫未來。

 

緬甸:戰後小孩的月圓之夢

fullmoon

緬甸孟邦(Mon State)曾有六十多年不斷經歷內戰,許許多多的家庭因戰爭而失散。戰亂裏、逃難時,父母找不到本應同行的子女,周圍煙火四起,怎也找不着他們的蹤影。為了保命,只好藏身於森林深處,一住就是十多年。失散了的年幼子女,相信亦凶多吉少。

 

2011年,內戰終於平息,居民返回家園。地貌或許依然,但人已不復返。誰敢奢望,失散多年的子女有天會在眼前出現?然而,事情就是這樣神跡地發生了!

 

Fullmoon是施達緬甸事工的緊密夥伴,早於1997年在當地設立院舍,幫助受天災或戰亂影響的兒童。Fullmoon創辦人從神那裏領受的異象,是培育這羣兒童成為基

督徒領袖,將來回到原生社區帶動區內發展。當時緬甸局勢仍然不穩,不同種族間戰鬥不斷,除了在院舍內好好照顧這批兒童,實在看不見可以如何達成這「夢想」。

 

於2012年,神為Fullmoon打開了又新又活的路,讓他們得以參與孟邦的戰後重建工作,並讓院舍裏來自孟邦的兒童有機會重返家園,與家人重聚。

 

看見原以為已死於戰亂的子女重現眼前,父母們心裏充滿感恩,感激Fullmoon過去多年替他們照顧年幼無依的小孩,不但保存了他們的性命,還給予讀書學習的機會。

 

施達支持夥伴 Fullmoon的兒童院舍工作,以及在孟邦的戰後社區重建項目。有關施達與夥伴在緬甸的工作,可觀看影片:http://youtu.be/CUUXbiJhh30。

 

津巴布韋:為無證兒童爭公民權

Trinity Project.jpg

出生後能獲得有效出世紙、公民身份和權利,並非必然。沒有出生紀錄,就沒有公民身份,同時亦失去所有公民當得的權利。對於津巴布韋無身份的兒童,他們失去上學讀書的機會、享用政府醫療服務的權利,以及將來擁有個人財產的生活保障。而對於沒有了父親的無身份兒童,他們更失去了父蔭和承繼遺產的權利,連居住的地方也遭褫奪。

 

他們需要的不單是生活的補助,更迫切的是法律上身份的認證,保障其公民權益。

 

32歲的Qhubani育有五名子女,早前等待腹中第六名子女出生。除了她的首兩名子女,其餘的孩子都是她自行分娩的。她抱怨丈夫不大顧家,丈夫又從不幫忙處理孩子出生登記的事宜。而她目不識丁,又因要照顧眾多孩子,分身不下,就算想到政府部門辦理手續也不行。

 

施達的津巴布韋夥伴Trinity Project致力協助貧困和孤寡家庭辦理公民身份所需的法律程序,協助他們獲得應有的法律保障,例如教育、醫療、婚姻和承繼遺產等。

 

他們知悉Qhubani的情況,便主動聯絡當地警方,成功要求警方到Qhubani家收集資料,替她的子女登記出生紀錄,好讓他們日後的生活能獲得更佳保障。

 

施達自2011年起支持 Trinity Project,協助津巴布韋貧困和孤寡家庭爭取應有的法律保障。

廣告